第46章 回堡

作者:柳出云 | 发布时间:2018-10-11 23:25 |字数:2782

    “主人!”一旁的隐狼见状顿时急了起来,欲上前去救东方情,却被行天云拦住了。

    行天云冷冷地看着鬼面,脸上不见任何的神色变化,也没有要上前出手相救的意思,就好像东方情的生死根本与他无关似的。他就这样一直静静地看着,看着鬼面在慢慢地提取她的性命。

    倒是鬼面见了却突然放松了手上的力道,他看着纹丝不动的行天云,戏谑道:“怎么,难道你想亲眼看着她死在自己的面前?还是——在你的眼中,她根本无法与那件东西相比?”

    “我再说一遍,放了她!”行天云再度开口,声音冷冽似冰,似乎已达到某种压抑的边缘。

    闻言,鬼面轻声笑了起来,似是听到一个极好笑的笑话,“行堡主是个聪明人,怎么会有这么愚蠢的想法。要我放了令夫人也可以,只要把东西交出来即可。”

    “我倒想知道,究竟是什么东西值得阁下如此兴师动众?你能否告诉小女子,也好让我死个明白。”被挟持的东方情突然开口,对他们口中的那个东西突感兴趣。

    鬼面一怔,“你不知道?”

    “你不告诉我,我又怎会知道?”东方情心中疑窦顿生,听他的口气,好像她应该知道似的。

    难道他们口中的那个东西,与她有关?

    闻言,鬼面低头看了看一直神色淡定的东方情,然后又将疑惑的目光调向了行天云,似是在询问,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但行天云却一直冷冷地看着,不动也不语。

    “不如我们打个商量如何?你告诉我那是什么东西,或许我可以帮你。”东方情隐隐觉得,那件东西,或许就是解开所有谜团的钥匙。

    “哦?”鬼面似乎感到有点意思,“难道你连你们东方家的家传至宝都忘了?”

    至此,东方情终于豁然开朗,所有的疑云与困惑都得以云开雾散。

    也许,“她”身上所藏的那个秘密就是这个家传至宝吧。

    那么,木逸风来天龙堡的目的,应该也是冲着这个而来的吧。

    或许,导致东方家被灭口的原因也应该在此。

    原来,这一切的一切,都是缘自于这个家传至宝啊!

    究竟是什么样的至宝,竟可以让人丧心病狂地将两百多条人命一夕之间全部灭口?

    她突然很好奇,“愿闻其详。”

    “你为什么不问问你的相公,他应该是最清楚不过的吧。”鬼面睨向了行天云,那戴于脸上的银色面具在月光地照射下,异常诡异,愈发显得森冷骇人。

    “哦?是吗?那——就多谢了!”月下,只见东方情俏丽的容颜上突然勾起一抹媚笑,她倏地一个转身,下一刻,一把匕首便狠准地扎在了鬼面的胸膛上。

    这把匕首,正是先前行天云下车时给她的,被她一直握在手中,藏于袖里。没想到,现在果然起了作用。

    “你……”鬼面望着眼前对他笑靥如花的女人,面具后的深眸闪过一道不置信。

    看着缓缓倒下的鬼面,东方情脸上的笑容慢慢敛去,随后脸色骤变得苍白。

    她杀人了吗?

    她望着自己刚握刀的那只手,怎么也不敢相信自己竟然杀了人。可是刚刚她明明就没有一丝的胆怯和犹豫,就那么用尽力气将刀扎进了鬼面的身体里。现在,却又生出了无边的后怕。

    “你没事吧?”这时,行天云走了过来,看她神色有些不对劲,不免有些担心起来。

    听到他的声音,东方情缓缓抬头看向他。月光下,她的脸色是那样得惨白,让行天云的担心不禁又增加了一分。

    “你——”

    “我杀人了。”东方情望着他,目光有些呆滞。

    行天云看了看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鬼面,眉头微拧。然后他又将目光落回东方情的脸上,见她仍是一副呆呆傻傻的模样,只勿自盯着自己的双手发呆,内心深处突然生出一股心疼与愧疚。

    “我们上车吧。”他搂住她的腰,将她往马车的方向带去,这是他第一次主动接近于她。

    他刚刚之所以没有立即将她从鬼面手中救出,一是怕鬼面会伤了她,二是他相信,凭她的冷静与聪颖,一定可以想办法脱身的。

    他一直以为,如今的她不管遇到什么事都能淡然处之,就算泰山崩塌在她的面前,他相信她也绝对做得到面不改色,甚至还可以与人谈笑风生。

    只是,他没想到的是,原来她也会害怕,也有花容失色的时候。

    一路奔波,第二天傍晚的时候,马车终于停在了天龙堡的大门外。门口处,许是得到了消息,早已站满了前来迎接的人。

    “天云,你终于回来了!”青衣第一个冲了上来,一脸欣喜地一下子冲进了刚下车的行天云怀中。不过才离开了三五天,那神情却好像分离了一年半载般。

    东方情一下车便看见了他们亲亲我我的画面,虽然行天云的脸上仍是一片淡漠,但他一贯冷冽的寒眸此时却柔和了下来,不难看出其中的丝丝柔情。

    东方情只是轻轻地瞥了他们一眼,红唇微微勾起,露出一丝冷笑。

    经过了一天一夜,此时的她,已经完全从杀人的震撼中冷静了下来。因为她知道,这里,并不是二十一世纪的法制时代。在这里,并不是你不想杀别人,别人就会放过你。在这里,如果想要自己不被人鱼肉,只有自己变得足够强大,才能确保自己的性命无忧。

    就像那晚,如果她不杀他,她相信,鬼面也不会那么轻易地就放过她。

    虽然她不怕死,但并不代表她就喜欢任人摆布,尤其她讨厌极了那种自己的性命握在别人手中的感觉。那种感觉,让她仿佛又回到了那一夜,那个改变她生命轨迹的那一夜。

    而她,永远也不愿再忆起那夜所发生的一切,永远也不!

    “情儿,不是说要多玩几天吗?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苏老夫人拄着拐杖,在丫环的搀扶下慢慢来到东方情的面前,脸上溢满了关切之情。

    “天气太热,我怕中暑,所以还是等天气凉快些再和天云出去玩玩也不迟。”东方情微微笑着,并没有告诉苏老夫人她们遇袭的事情。

    苏老夫人闻言也相信了,不由点点头,道:“说的也是,这么热的天,是不宜出门游玩的。既然回来了,那就赶紧回家吧。”说着,拉住东方情的手就往门口走去。

    而东方情却身形未动,她的目光从前来迎接的人群中一一扫过,突然道:“小月呢?”依小月那丫头的性子,若是知道她回来了,是绝不可能不出来接她的。那唯一的解释就是,那丫头定是出了什么事了。

    果然,苏老夫人的脚步顿住了,众人的脸上均是一凝,就连偎在行天云怀中的青衣听了,娇躯也不由地微微一僵,惹来了行天云的猜疑目光。

    过了许久,仍没有一个人回答东方情的问题。

    见状,东方情原本含笑的眸光在慢慢地变冷,最后凌厉的目光停驻在木逸风的脸上,冷厉道:“木总管,小月呢?”

    木逸风脸上露出一丝迟疑,“小月她……”

    “嗯?”见他吞吞吐吐,东方情双眸不禁微眯,紧紧盯着他不敢看她的眼。

    这时,一旁的行天雨站了出来,替木逸风解释道:“大嫂,你别担心,小月如今正安好地呆在天龙堡里。只是,现在她并不方便出来迎接大嫂。”

    “为什么?”东方情将目光从木逸风的脸上移到行天雨的身上,脸上虽有疑惑,但得知那小丫头并没有事时,终是放下了心来。

    “这……”这下,行天雨也犹豫了。

    “情儿,一路奔波,想必你也一定累了。不如我们先回去,等你休息好了我们再谈,你看怎样?”苏老夫人及时出声替儿子解难,可是东方情却分明从她的脸上看出了一抹复杂之色,似是有什么事情瞒着她,让她刚刚才放下的心又提了起来。

    她猜测,小月定是出事了。

    她转首再次看向了木逸风,冷冷命令道:“带我去见小月。”

    木逸风看着她冷然的脸,良久,才轻轻点头,“夫人请随小人来吧。”

    在众人的目送下,东方情毅然跟在了木逸风的身后离开,却是理也不理在场的其他人。
回应 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