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3章 冰火

作者:菠萝蜜 | 发布时间:2019-03-15 08:15 |字数:3592

    我沉吟了一下,轻轻拍着玛丽的肩膀就这样静默着,不经意间看到餐桌上的打包盒小声问:“你中午想吃什么?我做给你吃。”

    “冰箱里什么菜都有,我之前准备的。你煮什么我就吃什么。”玛丽抬起头来脸上闪烁着淡淡的笑意。我起身走到厨房打开冰箱一看食材很丰富,我拿出一袋鱼,半只鸡,一把青菜和海带。开始做饭之前我先做了一份糖水煮荷包蛋给玛丽吃,她吃完靠在沙发上休息。

    玛丽家的厨房,非常干静。她家的餐具、刀具我用起来非常顺手,所以不到半小时,我就做好了三菜一汤:滑蛋牛肉、素炒青菜、红烧鲷鱼、海带豆腐汤。

    饭桌上玛丽一个劲地夸我做的菜实在是太好看以至于她舍不得吃,我夹了一块牛肉到她碗里,她尝过说:“老实说,我没想到你做菜竟然这么有水平。我还以为你就随便做做而已,没想到色香味俱全。”

    看她终于露出久违的充满活力的笑容,我会心一笑帮她盛了一碗汤说:“是你的口味跟我的差不多,所以才觉得好吃。”

    她喝了一口汤脸上挂着笑意说:“你老公真是幸福,天天能吃到美味。”

    我收住脸上溢出来的笑意轻轻地说:“他很好养,我做什么他就吃什么。”

    “看到你觉得早结婚早生孩子也算是一件成功的事情。当初你怎么那么幸运找到真命天子。”玛丽一脸的羡慕。

    窗外的风吹了进来,玛丽打了个冷颤,我起身把窗户关紧,从沙发上拿了件外套给玛丽披上说:“我也很羡慕单身的你们,爱去哪儿就去哪儿。”

    玛丽紧了紧外套说:“各有各的好吧,很好奇你怎么会做菜?改天我想跟你学习。”

    内心有一股淡淡地忧愁涌上心头,无奈地说:“没结婚之前我也算是十指不拈阳春水的,想到结婚之后,碰到的婆婆是那种讨厌做饭的人。算起来我还真没吃过她做过的饭呢,所以你可想而知在做饭这件事上我吃过多少苦头。”

    “那以后我找的婆婆一定要找会做饭的,老陈董夫人看起来跟家务事好像是不沾边的。”说完玛丽莞尔一笑。

    看来玛丽是完全不知道陈众奇的身世,我伸了一下懒腰说:“他们家的女主人哪里需要做家务。你这几天是自己做饭的吗?”

    玛丽低着头说:“刚开始我都是叫外卖,以前不觉得外卖油腻,不知道这几天是怎么啦,觉得外卖实在是油腻了不行。我懒得动又不会煮菜,随便煮一碗面条就过一餐。所以非常谢谢你为我特意做了这么丰富又有营养的菜。”

    有一股心酸在心底漫漫涌上来,睑了睑泪意。低头喝了一口汤轻声说:“其实你可以回家,让你妈妈照顾你,有家人的照料身体很快就恢复了。”

    “要是被我妈知道了还了得。再说我妈妈也是体弱多病,遇到我这么不争气的女儿还不把她气死了。”玛丽神情暗然地说。

    是啊,未婚先孕在父辈的眼里还是一件有违常理的事情。所以现在的玛丽可以说是倍受煎熬,一方面不能让家人知道,另外一方面又要想想这件事发生后她和陈众奇的感情会走向何方,更甚得是身体的损伤不是一时半会能修复的。

    看玛丽神情落漠想再说什么终于还是不知如何说起,只能陪着她默默吃着饭。

    吃过饭,洗好碗筷,顺手炖了一份茶树菇鸡肉汤好让玛丽当晚餐。

    我们坐回沙发上一边说公司的人和事一边喝着红枣茶,基本上是玛丽在问,我在答,话题始终围绕着陈众奇,在聊天的过程中我接了陈文的电话,他让我下午五点的时候到六情山庄,并没有告诉我是去做什么。

    玛丽笑笑地说:“我们十二楼所有的女同事都羡慕你能给陈董当助理,羡慕你能近距离地、长时间地跟他在一起。我真希望陈董能盖住众奇所有的光芒,把所有的女人都吸引走。”

    我半开玩笑地说:“你放心,你的那个他是个自带空调的人,每每都把我冷了一身,这么久了他都没正眼看过我,有可能他到现在都不知道我长成什么样呢。再说我在公司也没听到有那个女生讨论他啊,所以你就放一百个心好了。”

    玛丽拽着我的手臂急切地问:“真的吗?可是我觉得公司有很多女同事看他都是充满爱意。”

    我宠溺地看着玛丽:“你要点自信,你在我眼里也是相当优秀的人:聪明、漂亮、工作又尽责。”

    玛丽笑得比花还要灿烂:“真的?”

    用肯定加确定的语气说:“那是当然。”

    三点的时候,我说要回公司加班,离开玛丽家时,跟她说如果想吃什么可以给我打电话。她充满感激地说谢谢。

    回到公司,回了几封邮件。想要整理一下昨天的会议记录看来是没办法了,因为时间一恍就到了四点半。再不走五点钟是赶不到六情山庄了,我一边开车一边想着陈文让我去六情山庄到底是要做什么。

    星期六的街市到处都是人和车,往城西的绕城高速由于实行交通管制也堵了半个小时,所以当我赶到时,已是六点钟。我在大门口给陈文打了电话,他让我直接到二楼的7号房。

    我怀着忐忑的心推开包厢门,里面的人让我意想不到:李叔、客房部的李经理、陈文、还有一位中年妇女。

    陈文一看到我,立马起身,领着我,走到那位中年妇女跟前说:“李婶,这就是我跟你提起过的阿美。”说完又转向我说:“阿美,她是李叔的太太。”我微笑地说了一句:“李太太,您好!”随即跟李叔和客房部的李经理打了声招呼,我坐在李经理的旁边,她帮我倒了一杯玉米汁说:“阿美,路上赌吧,我也是刚到。”

    这个月来我跟她还真经常碰面,每次她都叫我林助理,而今天她却改口叫我:阿美。看着她满脸的真诚,我心里松了口气。接着我满是疑惑,今天这顿饭到底是哪门子饭。只听到陈文说道:“阿美,今天是李叔六十大寿,我们先敬他一杯。”

    我一听,惊慌失措地说:“李叔祝您生日快乐!我不知道是您生日所以是两手空空来的。”说完看了一眼陈文。

    陈文声音沉静地说:“是李叔交代我不要告诉你的。”

    李叔补充道:“是我跟阿文说好的,听阿文说你最近相当忙,你能来我已经很开心了。我啊本想不过这个生日的,你李婶非得给我过。都是自家人,本来在我店里炒几个菜就好了,阿文说这个生日非得在六情山庄过。你还不知道吧,李梅是我妹妹。”李梅就是李经理。

    我张了张嘴,这么一说,他们还真像,只是没看他们同框过,所以也就想不到他们是兄妹。

    李太太温和地看着我说:“之前就一直听你李叔说起你,今天看到真人还是漂亮。”随后夹了一块鹅肝到我碗里。

    李梅看着陈文说:“刚才我在一楼看到老陈董和得工的罗董一起,看样子好像很开心。”

    陈文笑了笑说:“哦,今天的日子很好,我爸爸带着众奇跟罗董的千金认识一下。他们都有意两家结成亲家。”

    我一听,在心里骂了一句:混蛋。夹在筷子上的鹅肝手一松掉落在桌子上,众人把所有的目光投向我。我抬了抬嘴角说:“鹅肝不错!”李叔用了错综复杂的眼神看了看我。

    李梅转向陈文说:“不会吧,得工的罗迪很是刁蛮,不是众奇的菜吧,她最近经常带朋友到我们酒店住。每去一次就为难我们一次,竟然说我们的隔音效果不好,更甚的是因为没准时给她送餐当场打了我们服务生一巴掌。所以现在只要是她都由我接待。”说完摇了摇头。像是在为陈众奇担心。

    李叔接过话说:“众奇性格冷漠了些,对于这样的女生,他应该不会理会的吧。”

    李梅见状笑笑地说:“阿美好像很喜欢吃烧鹅饭,经常看你到陈记打包。”

    不会吧,连我去陈记买烤鹅饭她都知道,那还有什么她不知道的。我放下筷子说:“哦,不是我爱吃,是我们的陈副总爱吃,他经常让我去买,并且一定要我们大酒店附近的那家陈记。”

    话音一落,他们都相互看了一眼,好像在交流我不知道的秘密。

    李叔举起盛满青瓜汁的杯子说:“阿美,你尝一下这个青瓜汁,非常爽口和去暑,这个是我们源山集团专有农场运过来的。”

    陈文已经帮我倒满一杯了,我喝了一小口,很是好喝,随即喝下一整杯。在喝的过程,我透过玻璃杯看到每个人把目光都往我身上投,我纳闷着今天的主角应该是李叔,为什么他们不是为我夹菜,就是给我倒果汁。特别是李梅她全程以一种似笑非笑的眼神看我。由于今天中午在玛丽家吃了太饱加上天热也没什么胃口,李太太和李梅又隔三差五地看我一眼,我是越发地难以下咽。

    索性站起来,以打电话为借口到外面透透气。一出来顿时觉得全身放松了起来,我在站在走廊上看了看,二楼的走廊空无一人。我便往一楼方向走去,在一楼的转角处碰到了陈众奇,只见他拿着一个酒杯。混身酒气,他看见我有点儿惊讶,我一想到玛丽为他做的事情,而他还有心事在这里相亲,所以一阵恶心,招呼都不打从他身边走过。没想到他拉住我的手说:“上次我在停车场看到你和我哥哥,看样子你们在谈恋爱吗?”

    我没回他用力地甩开他的手,反而被他拉得更紧。他依旧冷静地问了一句:“你们在谈恋爱吗?”

    我侧过头说:“没有!”努力地把手抽了回来。

    他往我身上靠了靠说:“我哥哥还真重口味,这次竟然喜欢有夫之妇,如果我把你们的事告诉我家老爷子,你说会怎样?看在你最近帮我跑腿的份上,如果你开车送我回去,我可以替你们保密。怎样?”

    一听,我面色立马拉了下来,正思索着怎么回答他。这时李叔的声音传了下来:“众奇,你怎么也在这里?”我一看他正站在二楼的楼梯口处。

    陈众奇轻轻笑了起来说:“今天不是你的生日吗,我正要上去和你喝几杯呢!”边说边走了上去,我还待在原地不想跟他们一起走,李叔看着我说:“阿美陪众奇一起进去,我去厨房看一下。”

    我只好跟着陈众奇一起进去,陈文看见我们一起进来时,脸上有一瞬间的疑惑,随即帮我拉开了椅子。
回应 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