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6章 诛心

作者:菠萝蜜 | 发布时间:2019-04-14 20:58 |字数:3185

    静静地看着窗外,陈众奇怜悯式地摇了摇头专心地开着车,在热闹的花城老城区穿来梭去,最后停在了一个精巧的四合院门前。开门来的阿伯一见是他,忙赶着迎过来陪笑着说:“阿奇怎没事先打电话呢?我好让厨房备菜。”陈众奇指着指我说:“临时带朋友过来你帮我去跟厨房说准备一份对心脏有益的菜,最好是雨州风味的。”那阿伯偷着看了我一眼,我向他点头微笑着,他忙低头。

    陈众奇对这个四合院很是熟悉,带着我进了一个布置极其素雅的屋子。屋中简单摆了几件红木桌椅,其余一概装饰俱无,只在靠窗的案上供着个白瓷瓶,中间随意插了几株富贵竹。我四处打量了一下,随后坐在陈众奇的对面。拿出手机给公公回了微信,告诉他刚看完医生。公公让我跟公司请假回小姑姑家休养几天,我只好把写着我外伤的病历拍给他看,告诉他不碍事。

    发完一抬头,正好和陈众奇对上眼,赶紧把视线投向那几株富贵竹上。陈众奇看着我说:“给你老公发微信?”我顺口说:“不是,是我公公。”

    陈众奇嗯了一声,我们谁也没再说话,过了好大一会儿,陈众奇冷笑了一声开口说:“真好笑,自己的老婆被妈妈打成重伤,不但没陪她去看病,连电话都没有。”这个陈众奇真的是哪壶不开提哪壶。我刚才还在想着阿洛从早上到现在都没给我打电话,正烦恼时,陈众奇说出了直击我内心的话。

    我忙低下头,把玩着桌上的筷子,嘴角不自觉地荡起忧伤。陈众奇敲了敲桌子,我慌然地抬起头来。他眼角似含了一缕似乎欢喜似乎神伤的忧愁,看着我说:“你现在的生活状态是不是一心只想着工作?我看你每天都加班好像很欣然接受乔治和我给你的工作内容?”说完眼神直盯着我看,仿佛要让我说出个所以然来。我别过头去,不理会他,也有些后怕他对我了如指掌。好像他的一个眼神就能看穿我深藏已久的秘密。

    我没接话,按了桌上的服务铃,推门而入是一位年轻的女孩子,轻声问我需要什么,我让她赶紧上菜。

    陈众奇无奈地摇了摇头低低叹息说:“我说的做的无非是想让你一切都安好。”

    他语中的关心触动到我的心底,喉头几乎又要涌上来自心灵深处的幽怨。我极力忍住,装着若无其事笑笑着说:“谢谢陈副总,我什么都好。”再说这么温暖如春的陈众奇我有点儿不适应。

    他还想说什么低头看了一下手机,抬头时带着质疑和一丝的嘲笑看着我,他这么一看,又恢复到原本的自带空调模式。他身上仿佛渡上了一层春日里清晨推门而出看到的薄雾,无尘却是凉意十足。我松了口气,这才是真正的他。

    十分钟后,菜慢慢地,一道一道地上,整桌子菜,全是雨州口味。整个房间溢满了雨州特有的那种类似海风的味道,我不去理会陈众奇投来散漫的目光,大快朵颐。在花城真得很难吃到这么地道的雨州菜,当端上来一小份梅子酱时,我两眼放光,马上舀了一小勺放进苏打水里,迫不及待地喝了两口,就是这个味跟我从小喝到大的是一样的口味,一下子胃口全开。一兴奋把半杯的梅子茶端到陈众奇跟前开心地说:“超好喝的,跟我奶奶做的是一个味道,你尝尝。”

    陈众奇举杯一口喝了下去,慢慢地说:“喜欢的话我让陈伯多做些。”看到他喝完才想起我跟他竟然共用同个杯子,他也不介意。一想到这有些不自在,勉强挤了点笑容说:“不用麻烦陈伯,我让奶奶做就可以了。”说完拿走了杯子,一时俩俩竟无言,只有默默吃着菜,菜在口中,味道沁透了我的身心,仿佛这满桌的菜能带走我身上的酸痛与忧愁。

    走出这家四合院大门时正好和别人撞了个满怀,我当时低头给哥哥发微信,抬头一看原来是李月。李月看见我又惊又喜,同时看了一眼陈众奇,李月偷偷地趴在我耳朵小声地问:“什么时候藏了这么优质的男朋友?”

    我推开李月,告诉她陈众奇只是我的上司,她不信跑到陈众奇前面去确认。我才发现今天是刘子恒陪着李月。走了过去跟刘子恒打了声招呼,刘子恒告诉我他听朋友说这家四合院的花城菜做得非常与众不同,每天的预定本都是满满的,他从两个月前预约到今天才有位置所以带着李月一起过来。

    李月不知道和陈众奇聊什么,看到他俩笑得很开心。李月认识新朋友的能力最让我佩服的,只要是她感兴趣的人,她总能在一两分钟内搞定对方,和对方打成一片。刘子恒喊了一声李月,李月嘴角满是不情愿,过了一会儿才慢吞吞地走到刘子恒身边。

    李月拉着我的手,让我这个周末跟她一起逛街,我点了点头。随后她跟刘子恒一起走进了四合院,她经过陈众奇旁边趁刘子恒走在前面有意识地碰了一下陈众奇的胸肌。我摇了摇头叹息着走出四合院,一上陈众奇的车,他马上说:“李月应该是郭志的女朋友吧,上次在六情山庄远远地有见过一面。你跟她是朋友?”

    我看着他说:“她是我在花城结识的第一位朋友,玛丽算是第二位。”片刻,他望住我欲言又止眼神似戏谑又似安慰开口说:“很难想像你跟李月是朋友。”

    看着陈众奇的神情,我靠在车座上,喝了一口水,思虑良久告诉了陈众奇我是如何跟李月成为朋友。说完陈众奇似笑非笑地说:“我相信你在花城的朋友真的很少,你今天对我算是知无不言,好像我问你什么你都回答。你第一次对别人这么滔滔不绝吧。”

    我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不再说话。陈众奇径直把我送回了家,提着药推开家门客厅里坐着何春,一看到她,心好像被什么揪住一样,呼吸都觉得疼。阿洛从厨房走出来端着一盘切好的水果,看到我表情极不自然走到我身边笑着问:“阿美,下午不用上班吗。”

    我睨了他一眼,面容微笑从何春脸上扫过,把蓄在眼里的不快忍下。没跟婆婆打招呼,直接走进房间,阿洛跟了进来。阿洛看到我手中的药,拿过去看了看。拿起其中一盒干预心脏的药说:“阿美,你怎么会吃这个药,你心脏怎么啦?”

    看他焦急的样子,我换好衣服后,拿过药后漠然地说:“今天去医院做了全身检查,医生说我有心脏早衰的表现。让我吃这干预的药,一个月后再进一步检查。”

    阿洛微微一愣说:“怎么心脏会有早衰,你到哪个医院去看的?”

    我没回他指了指病历本,阿洛看了一眼点了点头说:“哦这么权威的医院那医生还有说什么吗?”

    我摇了摇头。阿洛牵起我的手看了看,说:“哦,那身上的伤没事吧?”

    我点了点头,看着他说:“何春怎么又在家里?”说这句话时,我刻意把心中的不快和愤意隐藏起来。

    阿洛挠了一下头说:“妈妈不是心情不好吗,我早上给她电话让她过来陪妈妈聊聊天。阿美你就不要瞎猜什么,你的心脏就是因为你爱胡思乱想才会那样的。你看何春一来,妈妈开心得很,这点就够了。”

    听阿洛说这句话,我不想反驳什么,这些年来对我对何春的不快他永远视而不见。突然不想跟阿洛有任何交流。我让他倒了杯水,吃过药躺在床上抿着嘴说:“我很累想休息,你能不能出去?”阿洛坐在床边帮我掖了被角说:“你这样子确定没事吗,我怎么感觉有点儿不安。”

    我半闭着眼睛手背捶了捶额头说:“我算什么,这个家只要你妈妈没事就万事大吉了。 ”

    阿洛神色一变拉着我的手说:“阿美,怎能这样说,你天天就会说气话。何春一来你都摆了个臭脸给她看,还好她随和不跟你计较。”

    体内翻滚着委屈和怨气喷涌而出,我手一伸拿起枕头砸向了阿洛,他躲开后,捡起枕头放在我旁边,拉起我的手打了打他的脸说:“我的好阿美不能生气,如果生气就打我吧。”

    我把手缩了回来放进被子里,对于何春和阿洛我无计可施,什么都不去想闭上眼睛睡觉。阿洛看我不理会他,只好走出房间,门轻轻地带上。

    可能是药物作用,我睡了非常踏实的午睡,一觉醒来已是下午4点。我隐隐约约听到一阵阵欢笑声,侧耳倾听才发现是来自客厅婆婆和何春的欢笑声。我心中一堵,觉得在这个家没办法让我清静。索性起床,化了个妆打算出门,每次何春来家里,我都是显得那样格格不入,眼不见为净。

    走过客厅,婆婆笑着脸马上拉下来大声地说:“越来越没家教,都不用跟长辈打招呼吗,何况家里还有客人。”

    我径直打开家门走了出来。我不去想何春和婆婆的种种,也不去想阿洛跟何春的过往。此刻只想一个人静静,我漫无目的地走在大街上,走累了,打了车,当司机问我目的地时,我愣了一下。是啊我要去哪里,我能去哪里。不过我还是脱口而出了一个地址:李叔的店。说出来我也吓了一跳。
回应 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