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作者:桔子 | 发布时间:2019-04-15 18:03 |字数:3413

    顾星辰赶紧一个闪身就到了屋外,关好门。转身看见那个握枪立正站得标准如雕塑的值勤士兵,皱了皱眉,握拳轻咳两声。

    “你没听见什么吧?”

    士兵全身一震,敬礼道:“回上校!您是说哪一句?”

    顾星辰鹰眸一眯,这家伙又不是自己未来媳妇儿,不用手下留情,大巴掌儿照他脑袋上方狠拍下去。

    打得士兵的军帽都滑掉了下来,士兵赶紧抬手扶稳帽子。嘻嘻笑着,“我说错了说错了!我一句都没听到!我哪儿敢偷听上校谈恋爱啊。”

    顾星辰也忍不住扬起了嘴角,却还记得保持威严,又赶紧掩了回来,“你个臭小子,连领导都敢开玩笑是吧?信不信我让你绕着地球罚跑一圈?”

    士兵咧开大嘴,露出一口白牙,笑得很是讨好,“不敢了不敢了。”

    顾星辰鹰眸一厉,“把耳朵给我闭上,不该听的别听!你那张大嘴更要给我封牢喽!敢乱说,你就试试看!”

    士兵马上立正敬礼,“是!上校!”抬手用拇指和食指从大嘴左边向右边虚拉了一下,双chun紧抿,向他比了一个OK的手势。

    顾星辰抬起右手,“枪给我!”

    士兵双手托枪奉上。

    “向——后转!”

    士兵立马依令行事,动作标准的转过了身。

    大脚一抬,准确无误地踹在士兵屁股上。

    “滚,这里就暂时由我来守,凌晨五点来接班!”

    士兵被他一脚踹得向前飞扑了几大步,捂着受创的屁股,转头一脸严肃道:“不行!上校!这是我的职责,就是天崩地裂火山地震我也要完成祖国交给我的光荣任务!”

    “我自个儿媳妇儿哪用得着你来守,滚!”说着就是一枪托捅了过来。

    士兵赶紧捂着屁股笑着跑开了。

    老远,还听到他带着笑意的声音:“谢谢上校!辛苦您了啊!”

    顾星辰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妈的,自己多年努力维持的威严形象,是彻底被尹小守这丫头儿给毁了。

    想归想,他还是站到了大门旁士兵原本站着的位置,双手握枪,军姿雄/伟,守护着他顾星辰的“家园”。

    好半晌,才听到尹小守的声音从屋里传来,“我……好了。”

    顾星辰用他那双无比锐利的鹰眸四下打量,没有发现“敌”情,赶紧推开门闪了进去。

    已经换了一套衣服的尹小守,红着脸瞪他,“我只是说好了,你跑进来干嘛?”

    顾星辰怔了怔,答不上来。直接选择无视她的问题,走到小方桌前坐下,把其它东西都放到地上,打开还热乎着的盒饭。

    “这种时候本来就身子虚,再疼你也得吃点儿。你要是不吃,我可就跟你死磕儿在这儿了啊!”

    他这么一说,尹小守还真感到了饥肠辘辘。其实痛倒还好,主要是心里觉得难堪又担心大姨妈不知何时就来个突袭。才弄得她心烦意乱,吃不下也睡不好,偏偏越是这样肚子就越难受。

    以前都很乖很听话的大姨妈,这次居然狠狠叛逆了一次。

    现在换了衣服裤子,又用上了卫生巾,虽然还在疼,最起码心里轻松多了。

    顾星辰站起身鹰眸在屋里寻了一遍,就找到了目标。走到角落处,拎起捆成一团的超市袋子,往外走。

    尹小守着急地问道:“你干嘛?”

    他转过头,“你乖乖趁热把饭吃了,这几天你不能碰冷水,我给你把这些衣服洗掉,再弄壶热水。很快就回来!”说完便推门离开。

    没想到这大老鹰看上去死板强硬,还挺会照顾人的嘛!尹小守甜滋滋的想。

    坐在凳子上,拿起筷子,看着虽不丰盛,却代表着某人心意的三菜一汤。她抿chun微笑,小舌轻轻伸出,舔了舔chun角,心情一好,胃口也大开了!

    OK,开动!消灭所有目标!

    顾星辰回自己的单人宿舍,手脚麻利地把小守换下来的衣服全部洗掉。

    搓着那条浅粉色的PP上还印着红太狼的小裤裤时,他心想着:不知道在家里从不让自己动手指头干活的老妈,如果知道自己正给别的女孩儿洗贴身内/衣的话,会是什么表情。

    想到那个慈详可爱戴着老花眼镜的老太太,惊掉眼镜的表情,他就忍不住轻笑起来。

    洗好晾好,他拎起自己屋里两个装着满满热水的军用温水瓶,看了一眼床头柜上的小闹铃,这么一折腾,都快十一点了。

    赶紧开门,朝禁闭室走去。

    一进门,就看见尹小守趴在桌上,桌上的几个打开的饭盒就剩下一点儿残渣油水了,“还说不饿!臭丫头,饭盒都被你咬下一个角!”

    从昨天到刚才一直没吃,又猛地吃太多,正撑着趴桌上耍懒的尹小守听到这话,立马睁开眼睛直起身子,看向刚进门的顾星辰,被他调侃的眼神弄得恼羞成怒,怒瞪他一眼。

    转过头望向眼前原本装饭,现在一颗饭也没有,还破了一大块的饭盒,红着脸瞪回他,“这怎么可能是我咬的?这饭盒质量太差,我打开的时候不小心把它扯坏了。”

    顾星辰放下手里的温水瓶,找来一个脸盆,倒上热水,再把自己从超市买的毛巾取出来,往里一泡,搓两下,拧好,站起身走到她跟前。

    明知道他要干嘛的尹小守,不好意思又不舍得拒绝,别扭又紧张地问道:“干嘛?!”

    “你吃得一嘴油,都成了花猫脸儿,你说我干嘛?”顾星辰一手捧着她的后脑勺,一手瘫着温热的毛巾就往她脸上抹。

    本来挺感动的尹小守马上变成挣扎了,小脸左右乱动着不肯配合,被毛巾覆盖着的声音憋憋闷闷地传出:“你当我的脸是地板来擦呐?!痛死了!”

    又忘了力道儿的顾星辰赶紧放轻放缓,小守这才停止了挣扎,乖乖让他擦脸。

    大掌下隔着毛巾的脸,小小的、脆弱的,他不禁越来越轻、越来越慢……他甚至能感受到她的眼、她的鼻、她的chun,每一处的轮廓和形状都在他的手掌下缓缓抚过,又在他的脑海里慢慢成形。

    小守感到他越来越温柔,毛巾上暖暖的温度就像熨斗,熨得她每一个毛孔都服服帖帖;刚好的力度抚得她每一寸皮肤都无比舒畅。她像一只吃饱了享受主人抚摸的猫咪,惬意地闭上眼,chun角自然而然地微微上扬……

    感到他的手掌一顿,似乎洗完了就要收回,她不满地皱了皱眉,小脸迎上去,在他的大掌下蹭了蹭。

    顾星辰失笑,又覆上她的小脸,一点一点地为她擦揉着脸。

    大掌擦到她的额头时,毛巾随着往上一拉,露出了她精致可人的小下巴和红润you人的chun……

    他顿了顿,视线和神魂都被那张chun给牢牢吸引着,心里一软,便不知不觉地俯下身……

    小守感到他的手掌擦到自己的额头时,忽然停住,心里闪过一丝疑惑,更快的,有另一个声音告诉她,别动、别出声、别破坏……

    破坏什么?她也说不清楚,闭上眼一片黑暗的自己,只感到脸上的那张大掌是那么温暖有力、那么安全可靠,耳边全是自己紧张得怦怦直响的心跳。

    她能感觉得到,他独特的温暖又带着侵略姓的男人气息,离自己越来越近……

    越来越近……

    这个吻持续了足足三分钟,最后,两人已是圈腰搂颈分不清是谁主动了。

    此时,屋外,夜幕如绸,月华流泻。

    静谧而唯美。

    这三分钟,他与自己的原则做足了斗争。

    吻毕,他吸气,吐气,面色阴郁地盯着她,黑眸里火焰渐浓,然后抵着她额头放了些力道撞击了一下,和谁置气似的咬牙低咒:“尹小守!老子就栽你丫手上了。”

    小守闻言轻笑出声,搂着他的脖子,不无得意道:“你若是大老鹰,我就是驯鹰师——”

    气得顾星辰拥紧了她,又俯身狠狠咬了下她的chun,呼吸都带着暗哑,“驯鹰师,想要把鹰驯好,总要先把鹰喂饱吧?!”

    猛地横抱起她就朝禁闭室里唯一的单人小床走去。

    吓得尹小守立马白了脸,没两秒,脸色又转红,霓虹灯似的好不精彩。抬手捶他的肩,“你……你想干嘛?这里可是禁闭室,而且我又那个……”

    顾星辰把她轻轻放在床的里侧,瞠大眼瞪她,“你才想干嘛呢!我只是把你放床上,让你好好休息,现在都几点了还不睡?!”

    尹小守羞红了脸,扯过被子往自己身上罩,把脑袋也罩了进去。

    这王八蛋故意误导她,没脸见人啦!

    却感到被子被人向外拉扯,一具热烘烘的伟/岸/身/躯挤了进来,她赶紧把被子从头上扯下,抬头瞪着已经挤到身边的他。

    “你不是说只是抱我放床*上好好休息吗?”

    他坦荡荡磊落落地回视着离自己不足五公分距离的她,“是啊!可我也要休息啊!”

    尹小守咬着后槽牙,“顾星辰,你丫要不要脸啊?滚你自己屋里休息去!”

    顾星辰却不理她的叫嚣,兀自解了军装外套……又褪掉衬衫,放到一旁。

    吓得尹小守拉高了被子遮得自己一丝不露,清丽双眼瞪得滚圆死死盯着他,生怕他接下来有什么……出轨的举动。

    他古铜的皮fu闪耀着健康的光泽,结实精练,又不会太过夸张,脖子到锁骨的曲线让小守看直了眼,直吞唾沫。

    他侧身躺了下来,大手一抓,强拉着她也跟着躺下。他侧着的身子刚刚就在床的边沿,与平躺着的她恰恰挤下。右手大掌覆到她的腹部……

    吓得小守一个屏息,全身僵硬,大气都不敢出了。

    只感到他温热的大掌在自己的腹部一下、一下、一圈、一圈的力道适中的揉着。

    原本涨痛的小肚子在他的按摩下,似有一股暖流从他的大掌往身子里传送,让她全身都温暖舒服了起来,慢慢地,她居然感觉不到那股疼痛了。

    “睡吧!我给你按着,等你睡着了,我再睡。”

    他低沉暗哑的声音似隐忍着什么,却比平时更要有磁姓更好听。

    她似被催眠一般,缓缓闭上了眼,在他温暖大掌的安抚下,带着浅浅而甜美的笑意,进入梦乡。
回应 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