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卷  浮生叹 第四百五十四章  衣袖

作者:以殁炎凉殿 | 发布时间:2019-02-11 00:58 |字数:4384

    见利忘义(23)

    上官耀华狠狠一甩衣袖,怒道:“收起你那副倒了八辈子霉的委屈相来!我看了就心烦!你早已是最大的包袱了!臭丫头,你到底是当真不知,还是尽给我装傻?我那个义父……福亲王他是不会放过你的。最近他本就死抓住你的身世不放,还派我打探,我已经替你瞒过了不少。假如真相抖落出来,他是想借机对付摄政王,必将拿此事大做文章,到时你就毫无例外的会成为这场阴谋的牺牲品!你还太小,太天真太幼稚,官场中的黑暗沉浮,你根本一概不知!整日里只会做些美梦……”

    程嘉璇道:“经验是一点点累积起来的!如果我不懂,难道你又精通了么?既然咱们都已经卷了进来,就更应同舟共济。而不是你推开我,自己去面对那些大风大浪……”上官耀华怒道:“少来自作聪明!我好不容易才得到今天的权势、地位,只要你不给我捣乱,我就谢天谢地了!……”

    两人忽而同时止住声音,目瞪口呆的向前看去。只见江冽尘不知何时已站在前处,背靠墙壁,仍是如往常一般穿着,不论何时都显出种尊贵。缓慢直起身子,冷定的目光落在上官耀华脸上,才露出个笑容。道:“小王爷还真是姗姗来迟啊?本座在此,早已恭候多时了。敢让我等,你胆子倒不小。要是换做别人,我早没了那份耐心。”

    上官耀华正是满腔怒意,冷哼道:“你等我干什么?我可不记得自己跟你这魔头有什么约。就算叫你等得久了,也是自作自受!跟我喊什么冤、诉什么苦?”程嘉璇在旁直拉他衣袖。她对于自己同时倾慕的对象,总是希望他二人彼此间也能和睦共处。

    江冽尘道:“看来你记性不佳么。咱们前几日不是说好了,要我给你残影剑?本座是特地带来了,难不成你又不要?”说完从身侧拔出一把剑,扬臂横扫而出。剑气逼人,上官耀华不自禁退了一步。残影剑正钉在身前,晃也不晃。

    程嘉璇对此最能分辨得清,喜道:“当真是残影剑!耀华哥哥,我用过这把剑,效果好得不得了!你……我真羡慕你!”不知是羡慕他能得到残影剑,还是能使江冽尘另眼相待。对这把宝剑阔别已久,此时一见,心里顿时涌起酸涩,颤抖着伸出手,轻轻抚摸剑柄上镶嵌的几块晶莹翠钻。

    上官耀华眉头一皱,一巴掌将她的手推了下去,低喝一声:“别乱动!”用意却还是担心她被无形剑气所伤。随后才转向江冽尘道:“算你还守信用!这残影剑,不要白不要,你以为我会稀罕?天下第一的宝剑又怎样?”

    程嘉璇急道:“耀华哥哥……”上官耀华正借此机会,道:“小璇,只要你不怕惹祸上身,这把剑我就给你了。喂,七煞魔头,残影剑如今是我的东西,我有资格转赠于人吧?”

    江冽尘明知他是有意挑衅,也不动怒,道:“你总是不肯领本座好意。也罢,既然说了送你,自然一切由你支配,我只是替残影剑不值。”话锋一转,道:“看来小王爷的兴致倒不错,来赴本座的约,还要同时带着姘头?”

    上官耀华冷哼道:“别胡扯!你应该记得,这丫头以前整日里对你纠缠不休。现在,她又来缠着我了!我可根本不屑于搭理她。这就是个跟屁虫,打骂都赶不走的。”

    江冽尘暗暗好笑,瞟了程嘉璇一眼,道:“嗯?你转移阵线了?恭喜你啊,够明智。耀华是比我好得多了。”上官耀华瞪眼道:“你还敢说风凉话?”

    程嘉璇再也忍不住上前辩解,还怕嘴里说不清楚,连连打着手势,道:“不是的,你听我解释!他……他是我哥哥啊,我对他,只不过是兄妹之情。可一直以来,我最爱的还是你啊!只有你一个……”

    江冽尘冷道:“哼,厚颜无耻!滚开!”一脚将程嘉璇踹倒在地,扯了上官耀华一把,道:“耀华,看到没有?对这种贱人,根本不必留什么情面。走了。”见上官耀华还站在原地未动,不耐道:“走啊!还愣着干什么?”

    程嘉璇跌坐在地上,眼泪立刻直往下淌。一只手轻轻按上心口,这一处不论外伤还是心痛,都疼得几欲窒息。掌心在地上沾得满地泥泞,在胸前一按,衣衫前顿时沾上一大片污迹。抬手拨弄刘海时,脸上又染了几块污秽,蓦一看去,极是可怜。上官耀华终究放心不下,走上前伸出一只手,面孔仍是极力板着,道:“起来。”

    程嘉璇一瞬间受宠若惊,战战兢兢的将手塞到了他手掌里,跌跌撞撞的站起身。胸口疼痛未消,就如同压着一块沉甸甸的石头。眼前一阵发花,轻轻摇晃了一下。上官耀华看在眼里,不悦道:“总是这样。也不懂得照顾自己。”看她还举着手帕不知所措,直接劈手夺过,重手重脚的在她脸上擦了擦,才算将泥污抹净。

    江冽尘在一旁默然瞧着,此时冷笑道:“看不出来,小王爷这么有同情心。还真是会照顾人哪。不过对这个贱人好,有点不值了吧?”

    上官耀华心里由衷有火。以前不知她是自己妹子时,任她受尽打骂,也不会稍加怜悯,反而觉得她一再自取其辱,很是活该。但此时观念转变,见她心甘情愿的受人虐待,感同身受,简直比自己遭了侮辱还恼怒。大声道:“你懂什么?她是摄政王的义女,咱们不能得罪!”

    江冽尘抬了抬眼皮,道:“哦?难为小王爷如此为大局着想?”言下摆明了却是不信。上官耀华冷哼道:“应该的。”

    程嘉璇最大特点,便是对江冽尘永远学不会知难而退。见他心情似乎好了些,忙又上前道:“这都是我的错,我……我对不起你。是不是我一直太过主动,总是想缠着你,所以……吓着你了?”这话原是多尔衮给她说过,此时正好拿来借用。

    江冽尘脸色翻覆,更显得阴沉,道:“说什么?你吓着我?你这贱人也配……”话才说到一半,早已是一巴掌惯例的抽了过去。上官耀华抬手拦住,喝道:“别打她!你听着她说!如果还想跟我合作,就照我的话做!”

    江冽尘视线在两人间转过一圈,终于还是放下了手。侧转过身道:“好、好,有什么话快说。”对程嘉璇却是连面对面的站立都嫌厌烦。

    程嘉璇听他这一句话,如蒙大赦,忙道:“我……我只是想跟您谈谈公事。是义父要我转达,他说很欣赏你们,如果你二位愿意相助……有时间,最好能到府上一趟……详谈。”结结巴巴的总算将意思表达清楚,接着就是大张双眼,只等两人回答。

    上官耀华早盼着能巴结上多尔衮,上次在王府中就已痛失良机,为此难过了多日。这一回正中下怀,自是满口应承。喜道:“摄政王很赏识我?那……也是我的荣幸不是?王爷说是几时?”

    程嘉璇道:“只要你们有心合作,不论何时……都可以。”上官耀华连声道:“好!好啊!劳烦你转告王爷,届时我一定到便是!”顺手拉了拉江冽尘,道:“喂,你也一起去吧?”

    江冽尘脸色僵冷,道:“要去,你自己去。”还没等程嘉璇开口相求,上官耀华便先大发雷霆,道:“你到底去不去?不然,就别说什么跟我合作了!”

    江冽尘眼神变了几变,终于还是退了一步,道:“算我怕了你,成不成?也不是什么刀山火海,有什么去不得?那你是答应跟我合作了?”上官耀华冷哼道:“看你怎么做。也还要再看我的心情!”

    江冽尘一声冷笑,道:“算了,反正你开出的要求,不逼我妥协就没完。我有些事,单独给你说,过来。”上官耀华道:“什么乱七八糟的?我又不是你召之即来的狗?”

    江冽尘哭笑不得,直接揽着他肩,推着他一路走过几个拐弯,终于站定下来。上官耀华立即开口道:“你的话怎就这么多?三天两头就来寻我,烦得要死。再有什么话,你就一次全说完!”

    江冽尘却也不怒,道:“向你打听些事,最近宫里有何异常没有?”上官耀华道:“我凭什么要告诉你?想知道,自己去查啊!还不都是老样子,能有什么新鲜?你指望着听到公鸡下蛋,还是母猪上树?”

    江冽尘道:“你知道我想问的是谁。”上官耀华道:“笑话,我又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虫,怎会知道?”其实江冽尘想问的自然是那个萎靡不振的武林盟主李亦杰,以及他新近正式视为仇家的沈世韵。而上官耀华始终不肯松口,不得已只好主动挑起话头。道:“听说前几日韵贵妃在吟雪宫遇刺,你为救她受了伤?怎么回事?”

    上官耀华道:“消息倒是灵通!托你的福,我还死不了!那一刀无巧不巧,正好是捅在了玉佩上。”江冽尘道:“否则你也死不了吧?不过是有意流些血,取悦于人,也算另一种英雄救美。”

    上官耀华抬眼直瞪过去,好一会儿才道:“行,你说对了。那一场刺杀,本就是福亲王安排出来的。他也不想想,我为什么要奋不顾身的救韵贵妃?又怎能叫她相信?那个女人深不可测,我看这一回,反倒是要弄巧成拙。不过,也倒无妨,反正我不会一辈子虚耗在他身上!”

    江冽尘道:“就为可有可无的讨好,便要牺牲你?”上官耀华道:“那又怎样?反正寄人篱下,本来就命苦得很。也用不着你给我打抱不平!你对此事,根本早已查得一清二楚,如果就是为了同情我几句,我不想领受,也算是让你说完了。这就请回。”

    江冽尘道:“急什么?自然是有点东西给你看。”从袖中取出两张新旧不一的纸张,前者纸面已隐约发黄,后者则相对干净平整。上官耀华道:“什么东西?展开了再给我。”

    江冽尘随手一抖,将两张纸同时摊平。前一张是一纸泼墨大作,洋洋洒洒的一卷词,末尾所署是程嘉华之名。而另一张的内容一模一样,末尾则是“承王上官耀华书”。

    上官耀华一见大惊,立即抢在手中,翻来覆去的细看,第一张是他幼年时,住在陈府中,一次与香香闹了场别扭,便独自一人在家中喝得酩酊大醉。正好桌案前摆了文房四宝,借着酒意,抓起大笔一挥,作出首词来。

    酒醒后再看,不论意境磅礴、词句豪放,就连押韵都讲究得近乎完美。下半阙则一转而入婉约,同是将一个伤心人的各般情状描述得惟妙惟肖。总觉这一首在生平已达巅峰,今后再无可能逾越。再加上不久后与香香复合,听她也是赞不绝口,更增添了自己对这首词的喜爱。

    这份手稿失落已久,日后在福亲王府,独自料理公事到了深夜,又困又乏,伏在案上小憩了会儿,仍感全身酸软。再看公文,各个小字都在面前摇晃。实在无心再办,遂铺纸研墨,将记忆中那首词又写了出来。署名后颇有种酣畅淋漓之快感。

    却不知怎地,这两张纸竟会落到了江冽尘手里。不解他拿给自己看,会是何意。但以他的作风,多半是想再作要挟。不耐烦地等着他开出条件。

    江冽尘淡淡道:“认得么?这两张都是真迹吧?”上官耀华道:“废话。本王书法自成一体,便是想仿,也不是你这不学无术之人仿得出来!”

    江冽尘冷笑道:“说本座不学无术?呵,哼。”转而解说道:“正因自成一体,那才是真正的麻烦。这两张书法的时间前后,应该谁都看得出吧?那既是昔年由程家少公子所作,你又怎会知道?假如你说是据卷临摹,由笔迹就可断定,是出于同一人之手。你又何苦分别署上名字?担心别人不知道你飞黄腾达的经过?”

    上官耀华捧着纸页的手掌都在微微颤抖,勉强挤出话声,道:“这种东西,你为什么会有?”江冽尘道:“那有什么奇怪?福亲王不也正想要么?本座不过是动作比他们快一步。”

    上官耀华牙关紧咬,但想到自己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终于还是妥协道:“好,你说,这东西要怎样才肯给我?你要什么报酬?”江冽尘道:“不是已经给你了么?仅此一份,你也知道这种东西若是另外临摹,全无意义。本座当你是朋友,就算帮你一点小忙,还要什么报酬?”

    上官耀华双眼瞪视着他,不敢相信这诡计多端的魔头真有那般好心。好半晌才道:“是了……那就多谢……”话犹未了,猛觉胸口一痛。垂下头只见江冽尘手指有如钢刀利爪,直戳入自己身体。一缕血丝渗了出来,滴滴答答的淌了满地。
回应 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