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卷  浮生叹 第四百七十四章  忠心

作者:以殁炎凉殿 | 发布时间:2019-03-15 00:34 |字数:3432

    鱼死网破(20)

    李亦杰怒斥道:“你胡说!皇上,卑职对您一片忠心,更不敢对娘娘另生任何非分之想。我承认,娘娘相貌既美,个性又温柔可人,卑职的确爱慕不已。但那也仅止于心,谁说每个人心里,不能悄悄喜欢着另一个人呢?只是这份喜欢,却又未必真要与她在一起,只要能在旁关心着她,看她一切安好,也就够了。此情真挚,天地可鉴,日月可表!哪像他说的那般肮脏?”

    一群侍卫缓慢挪转弓箭位置,更精确的对准了江冽尘。

    顺治道:“不错,李卿家,你的事朕一早就知道,朕是什么态度,也一早给你明说过了。你们两个的为人,朕最清楚,绝不致因小人离间,就对你们有所误解,尽可放心。”江冽尘冷笑道:“你就是太容易相信别人,偏又善于以偏盖全。可有信过,别人是真有意害你?不错,李亦杰爱上韵贵妃,的确没有什么稀奇……”

    汤远程插话道:“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不说李大人,就连我也对韵贵妃十分喜爱,那都是些最纯真,最美好的感情,你不要歪曲了其中之意。”

    江冽尘冷笑道:“在此之道,你不过是个后生晚辈,没资格同来商讨。在你眼里所理解的爱,同本座所说,也不是一回事。喂,等皇上你有空,不妨微服到荆溪去打听打听,当年欢场上的名花魁分外妖娆。凡是听过她弹唱一曲的男人,无一例外,都要中了她的迷魂阵。我得补充一句,这其中也包括你。以己度人,想必方便不少。天下青楼多不胜数,每一家都能歌舞升平,唯独拿沉香院开刀,却是何故?她从没对你说起过吧?因为你这一位爱妃,心比天高,将来有意做母仪天下的皇后,那位头牌歌妓的身份,虽然听来风光,终究是见不得人的。不声不响就灭了沉香院,或许你一时还想不通。日后的陈家血案,不又成了旧事重演?为什么在你面前,总是一副娇滴滴柔弱之相的韵贵妃,能帮着你一起杀死陈老爷,又及时一力承担,加以摆平?假如她平日里真是好心的连一只蚂蚁也不敢踩死,那就绝对说不出这样的话。本座对人心,可远比你有经验得多。动不动就出手灭满门,是她的一贯作风了,说起来,也是跟我学的。所以我叫玄霜往各处灭门,是将共同的拿手好戏传授给他,算不得是我教坏了你的好儿子。因为那个陈氏之女的事,根本不是误会,而是她为剿灭祭影教,专程设下的计策。后来眼见着事情败露,无法再瞒……哦,我说错了,不是逼上梁山。她打从一开始,就没允许棋子活着。你一边在全力树立威信,这个女人却在背后拆你的台,也真让我为你不值。另有一事,前段日子她借祭祖为名,强拖着你到了东北一带。你们祖宗的埋骨处,与赫图阿拉可是近得很,庄亲王陵寝中埋了什么重要的宝物,我相信你心里有数。就是你现在供奉在宫里,连自己也不知究竟藏在何处的断魂泪、绝音琴。福亲王那把索命斩,也源出于此。她对此可毫不避讳,刚一到了冥殿,对着他与永安公主,不但不说磕头,首先就想着开棺搜寻。你不必问我什么,对,我的确也进了贵祖陵。不过我在你们眼里,本来就是反贼乱党之流,不论违背了什么规矩,都不能指责我任何。”

    沈世韵急道:“皇上,他这是恶意诬蔑!臣妾没有……”她技艺精湛,对于装可怜、扮柔弱,早已到了驾轻就熟之境。即使紧盯着她双眼,从中也只能看到一片深深的委屈。任何人都不会再怀疑她做错何事,只会想将她揽在怀里,给她擦去眼泪,好生安慰一番。这番媚功着实了得。

    江冽尘冷笑道:“假如当真没有,你这么紧张做什么?韵贵妃玩弄权术,甚至妄想取你而代之。她早已在暗中培植势力,如福亲王等人,就已趋向了她这一边。你的皇位已在逐渐架空,最好别再掉以轻心。就连你稍有可疑的身世,也能成为她利用的工具……”

    李亦杰对此同有耳闻,但心下始终不信。当即厉声出言喝止,道:“你在胡说什么?自己纵有野心,也不要推到韵儿头上,危言耸听,该当何罪?”

    江冽尘冷笑道:“沈世韵是什么人,你不是应该最清楚的么?当年她是你从沉香院一手救出来的,怎么着,记性这么差?还是你根本不想记得?我知道你始终不敢有所作为,本座就大发慈悲,让你临死前先享得一刻春宵良辰。我告诉你,你注定是永远及不上我,一切所作所为,莫不因我而左右。最后就连怎样死,也轮不得自由。这样的活着,是不是很可悲?”

    李亦杰狂怒不止,大喝一声:“你给我住口!”扬手一抬,一道金光激射而出,在半空中映衬着日光,更增耀眼夺目。

    江冽尘冷笑道:“哼,虚张声势!不过是障眼……”一个“法”字尚未出口,那光束忽然自他右胸贯穿而过,自琵琶骨透出,又在窗框外一闪而过。同时胸前迅速现出个血洞,虽不算甚大,鲜血却从中不断渗出。急点几处止血大穴,半身仍觉酸麻不已,半点力气也提不上来。

    李亦杰冷笑道:“不好意思啊,用上了点西方的先进火器,里头另有些毒粉。看来初次使用,效果还不错嘛?怎么,现在还要口出狂言,说我的人生不由自主?虽然依我主张,是非杀了你不可的。但为人臣子,唯有奉命行事,皇上说要抓活口,你就快快束手就擒吧。”

    江冽尘不答,缓慢抬起手按住伤口,掌心中立刻一阵粘稠,不必看也知是沾了满手血迹。狠狠握紧双拳,如今便是要怪李亦杰胜之不武,也无从讲起。毕竟这本非武林中的寻常切磋,而是自己作为通缉已久的要犯,身陷重围。捕快使出什么手段,自然都是站得住脚的。

    眼角中仿佛瞟见了沈世韵的冷笑,那却是一副认定他在劫难逃的嘲讽,看得他怒火中烧。自己敢称世间至尊,就不该给世间任何“凡俗之物”伤到才是。如今连争辩也嫌麻烦,道:“要本座死,容易,但想要我投降,却是万万不能!”

    李亦杰道:“只怕事到临头,由不得你。”说完抬手一招,喝道:“放箭!今日定要将他拿下!”

    一群侍卫早已将弓弦拉满,就等他一声令下,立即传来接二连三的“啪”、“啪”弓弦弹出之声,立时数百支箭齐射,对准中心之点,犹如包拢刺猬般击出。若在往日,自是全然不惧,但他如今半身无力,根本无法效依前次,拂袖抵御。

    李亦杰与沈世韵同时报以冷笑,心道:“先叫你身受重伤,到时由不得狡辩,还怕你再有不服?”

    顺治眼中淡然无波,仿佛无论结果如何,也不与他太大相干。众侍卫一双双大眼圆瞪着,紧盯长箭去处,都盼着最终能要了他死命之箭,会是出于自己弓下。唯独汤远程脸上显出惋惜之色,似乎为他十分不值,却又无以再劝。

    正在电光火石的一瞬间,江冽尘心念急转,忽然一把拽过身旁不远的程嘉璇,将她身子当做一块活盾牌,横在面前,左挡右迎,将四面密不透风袭来的箭杆尽数挡住。他虽无内功再来扫回攻势,这一点儿挪动防护的力气却还是有的。

    一时间,程嘉璇身上登时中了数不清的箭,却无一损及要害,因此伤得虽重,周身亦如万箭穿心也似,插满箭杆,看来极有几分可怖。伤口层层裂开,血流不止。

    江冽尘一把甩开程嘉璇,目视门前给李亦杰一群人围得水泄不通,目光转向了大开的窗户。立即强忍疼痛,一步一拖的向窗前挪去。这时门外忽然冲进个瘦小的人影来,见到其中情形,惊呼道:“师父?这……这……”

    江冽尘循声望去,眉头不易察觉的皱了皱,道:“玄霜?你来干什么?”自己曾答应过不再刁难程嘉璇,现在给他当场逮住,还不知却会怎地?

    外界不论发生何事,李亦杰都没心思搭理,目光逼视着江冽尘,道:“只会拿女人来做挡箭牌,你算是什么男人!受死!”朝前一扬手,又弹出了一枚火器、一件细小暗器。火器将整处窗框尽皆化为平地。

    江冽尘还没来得及欢喜,另一件暗器已到眼前。来势极快,竟看不出其中有何破绽。再者即能看出,也无相应抵御之力。刚来得及折转过身,却成了面朝暗器之势,如此一来,所受攻击唯有更重而已。双拳收紧,已做好了硬挨一击之备。

    程嘉璇摇摇晃晃的站在一旁,身上衣衫已尽被鲜血染红,看了这一幕,忽然尖声叫道:“别……不要!”几步抢上,挡在江冽尘身前,那暗器是个椭圆形小筒,射到她背部,忽然炸裂,几百根钢针同时刺入她体内。程嘉璇全身掠过一阵寒颤,无力的软倒下去,双手轻轻攀住江冽尘肩侧。

    江冽尘起初即是神色不悦,等暗器射到眼前、程嘉璇为自己挡去攻势,都是神色冷淡的打量着,更没碰过她一下。直到她“哇”的一声,一口鲜血全喷在了他胸前,溅开大团血花,分为小股细流,缓慢淌下。这才犹如大梦初醒,而这第一句话便没好气,不悦道:“该死的贱人,弄脏了我的衣服!滚开!”抬起另一只手,一巴掌狠狠扇了过去。

    程嘉璇已然知觉尽失,重重摔倒在地。似乎唯有在潜意识中还留有自保之念,晕倒后身子微微蜷缩起来。江冽尘看也不看她一眼,径从开出一条通道的窗口跃出,踉踉跄跄的一路逃窜。

    这一下变故忽起,众人本都以为,江冽尘恶意以程嘉璇为盾牌挡箭,程嘉璇既已彻底认清了他为人,今后是不会再喜欢他的了。哪知不过转眼间事,她却仍是宁可不要性命,也要坚持维护于他,真不知该叹她痴情,还是该骂她痴傻。
回应 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