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卷  浮生叹 第五百二十七章  聪明

作者:以殁炎凉殿 | 发布时间:2019-06-12 12:59 |字数:3402

    苦海无边(19)

    原庄主冷哼一声,道:“我还以为你这小子够聪明,不料却是个傻头傻脑的痴情汉!再深的爱,都敌不过死亡。那个女子很快便要成为一具没有情感的尸体,绝非你卑微的爱所能扭转。你究竟是想守着口头上喊来的爱,眼睁睁看她走向死亡,还是愿舍小利,让她好端端的活下去?没有了生命,一切都是空谈!即使她会暂时怨恨你,然而长痛不如短痛,没有你的日子,她早晚能够接受,便会重新开始一份新的生活。你从此再不要与她相见,断了念想,我就不信,过得三年五载,她还会对你念念不忘?”

    李亦杰道:“或许晚辈的确没什么好,但感情之始,不能勉强,发生了就难以遏止。正是一无是处的我,独独得到了雪儿青眼相待。在这世上,我们都是最了解彼此之人。没有我,没有她,我们都会像活在地狱里一般,耗不完的日子是煎熬,思念中的年华更是折磨,这样全无乐趣的活着,简直比死更痛苦!让她活着,得知我的变心,才是最深刻的残忍!就算能得到她体谅,就算所有人都明白,我不是攀龙附凤,但我仍会对她抱歉,也绝不会原谅自己!生不能同衾,当求死后同椁!我独自去寻七煞魔头,与雪儿一起,轰轰烈烈的同他拼杀一场。最终仍然不敌,我夫妇也要死在一块儿!原庄主,给您添了不少困扰,晚辈实在抱歉,从此以后,我再也不会来麻烦您了。这就先行告辞。”

    说罢也不等他答应,毅然而去。面上满是打定主意的决绝。几句话放落,直如临终遗言一般,“壮士一去兮不复返”,再不抱生还之念。

    原翼于心不忍,拉住李亦杰衣袖,道:“李兄,你说的这是哪里话?大家都是朋友,爹爹方才那样说,已然有所让步,可算是答应了你。还不快来道谢?”李亦杰默然半晌,仍是将手臂抽了出来,摇头道:“别说了,如果仍要以离开雪儿为代价,这份恩惠,我宁可不受。”

    原翼望了望原庄主,有些哭笑不得,道:“爹,要是再不给他老实说,我这位兄弟就要去寻死了,岂不冤枉?”李亦杰愁眉不展,余光瞥见原庄主随意一摆手,示意儿子坦诚相告。心里正闷烦不乐,实无多余兴致。

    原翼苦笑道:“李兄,我爹爹膝下无女,只有我一个独生儿子,却要我到哪儿变出一个妹子来给你做媳妇?他一向死要面子,即使对人妥协,也不肯直说,偏要兜兜转转,绕几个大弯子,才能教你明白。其实他刚才说那几句话,不过是为了试探你,也瞧瞧你究竟是不是个值得托付之人。下次可别再闹脾气,几句话不耐,掉头就走啊?咱们可伺候不起。”

    李亦杰恍然如在梦中,看了看原翼,视线又木然移向原庄主,还不敢相信天上真会降下一笔横财来。

    原庄主此时卸去戒备,就如一位慈眉善目的老者,望着他也淡淡微笑,道:“好一位多情盟主!什么情情爱爱,都是最华丽的谎言,当得富贵、权势之前,感情早被剥夺殆尽,还剩得几分?能够贫贱不移,富贵不淫,威武不屈,始终对爱侣痴心不二的年轻人,这世上已不多了。贫时相依为命不难,难的是坐得极高权位,富贵后依然不忘本,才是真性情的大丈夫!实乃我生平最为欣赏!小伙子,这一局是你赢了,老夫自认不如!”

    李亦杰乍逢大悲大喜,一时间难以消受,只识得望着原庄主,呵呵傻笑。此时此刻,当真是千言万语均感无力,难以表达满心感激于万一。

    原翼拉起他双手,笑道:“是了,李兄,我知道如你这般人才,爹爹定然不舍错过,可惜咱们识得的太晚。你先答应我,咱两个结为儿女亲家。因祖宗规矩不可更改,唯有让你也成为自家人,才能自由出入原家庄。我给你这一个台阶下,你可千万别再拒绝啊?”

    李亦杰激动不已,重重握了握他手心,仿佛融入了有生以来,一应最诚挚的感情。道:“原公子,你给我一个面子,拜我为大哥,然而回想初识以来,尽是你在困境中处处助我,挽倾颓于既倒。穷尽此生,我都不会忘记你的大恩大德。我没读过什么书,诉不尽一个谢字!一切,尽在不言中。”

    忽又想起此前他与原庄主所定之约,实不愿他一生就此埋没,得寸进尺,还想再来求情一次,轻声道:“原庄主……原公子的事……”

    原庄主听而不闻,道:“亦杰,待我稍后便派家丁出外探寻。往返一次,约莫也需要个几日,你就先住在庄中,改日再叫翼儿带你到各处观望观望。方才我见你功夫根底不错,只有几处稍存欠缺。招式间变化过于呆板,衔接不灵,寻常时尚可应付,一旦遇上真正高人,唯有束手待毙的份儿。论到内功修为,像你这般年纪,有如此造诣,实为不易,连我年轻时也未必得以触及。但过招之间,你空有一身磅礴真气,只是不懂运用,犹如灌海之水,未加禁栏,长此必有灭顶之灾。你若是还信得过我,稍后同我到房中,我传几式心法与你,或能解得其中困厄。”

    李亦杰道:“多谢原庄主。”还没等再提原翼之事,原庄主忽又转身一摆手,道:“翼儿,为父有几句话要同你讲,随我进房。”他方才和颜悦色,此时却又板起了脸。李亦杰不由暗暗为原翼挂心。但想及他二人父子谈及家事,自己不过是个相交不深的朋友,在门口迟疑了会儿,终究不敢跟进。

    原庄主带了原翼穿过一道门廊,沿着小径一路直行。原翼看着周遭景物,分外眼熟,却又是决计料想不到,一面暗暗吃惊,不禁怀疑起自己的猜测来。最终两人到了小道尽头的一处偏房,原庄主在门前迟疑良久,就在原翼以为他已神游物外之时,才听他叹一口气,道:“进去吧。”

    此处一眼可知是女子卧房,布置得极是温馨雅致,虽已久无人居,地面却打扫得清清静静,一尘不染。几只花瓶仍摆放在主人先前选定位置,其中插着几朵沾有露水的百合。大床上缠绕着几根大红色花带,如同新婚时一般,却总嫌少了些什么。

    墙上挂着几副精工仕女图,画框外罩了一层西域寒冰,能保书画不因年深日久而枯黄。地面几盆花草长势喜人,似要一一争先的旺盛。原翼站在室中,四面张望,视线逐渐被一层泪水充盈,道:“爹,这里是……是娘亲从前的卧房?”

    原庄主道:“不错,以前我总不敢到这房里来,只因看到一景一物,都好像阿茵仍在我的身边。这份从有到无的感慨,最令人倍感孤独。在这儿听着晨昏暮鼓,随着天边最后一缕霞光的淡去,一切最终归于黑暗,陷于沉寂,我实在无法忍受。但我却又不愿这房间荒废,每日里仍会寻来侍女清扫,早晚都不可怠工,就好像从前一样……爹同你说这些,也不知你能否理解。”

    一边在室中缓缓走动,站到一处高大的躺椅前,在椅背铺的一层虎皮上轻轻抚摸,道:“这张虎皮,当年是我送给阿茵。她的笑容,灿若三月桃花,我至今仍然难忘。”

    原翼叹了口气,道:“我自然理解。那种……失去了生命中最重要之人的感觉,就如同天空塌陷,又如心里缺了一块,空空荡荡,怎么也填不满似的。”

    原庄主道:“正是,难为你小小年纪,也能有这份感触。枉我自诩无所不能,最终却连心爱女人的生命也无法留住,这些年所有的奋斗,真不知更有何益。你说,我是不是很没用?这样的父亲,一定令你失望了吧?”

    原翼道:“不,爹爹,别这样说。一切何尝是你的错?都是当年不自量力,来同您争抢的那混账可恨。明知娘亲是有夫之妇,言行间竟仍不知检点,最终不满暗许私情,竟至拐带她私奔。您想杀那奸夫,最终不过是……不过是一时失手罢了。”

    原庄主苦笑道:“你不必安慰我,或许这一切都是命,人是注定争不过上天的。这许多年来,我都不敢正视当年所犯之过。处处回避,强令下人不准提起阿茵,将她的遗物都收了起来,锁入小屋。然而人的思想,是最古怪不过的东西,你能管住千军万马,却唯独管不住寸缕思念。别人不提,难道我也就能不想?相反,我对她的爱,反是越来越强烈。多少次午夜梦回,泪水湿了枕头,我多希望阿茵能回来,如果还能换得她站在我面前,对我一个微笑,我可以为此做任何事,哪怕拿整座原家庄的财富相抵,也是在所不惜。所有的金钱、权势,与她相比,对我都不过是粪土一堆。我甚至在想,当年不要如此决绝,带人千里追杀,如果就让他两人离开,从此过上舒舒坦坦的日子,会不会更好些?至少我知道,阿茵还活着,她还会在世上的某一个角落,得享欢笑,被一个人宠着过活……实在奇怪,我竟会有这些古怪的想法,似乎,在阿茵面前,我就变得不再是我了。”

    原翼脱口道:“可我喜欢这样深情的爹爹!多少年了,原来您还念着娘亲……我还道你早已释怀,甚至在心里……偷偷怨恨过您,这都是过去的事了。”

    原庄主苦笑道:“释怀?真能释怀倒好,也不必有如此之多的辛酸!自阿茵去的一日,我哪曾有片刻真正放下?年年月月,就连呼吸中都透着痛苦!你知道我不愿同你待在一起,因为你从小,就长得极像你的娘亲。每当看到你,都好像看到她活转来,重新站在我的面前一般。我无法忍受这份大起大落,只有加倍冷落你……希望你别怨恨我才好。不知我这做父亲的,在你心里,究竟是如何看待?”
回应 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